招生信息

小媳妇依着他,对面则是玫瑰

 
  我抱紧她,用尽我的力气。
 
  老K笑眯眯站起来。小媳妇跟玫瑰也起来跟她互相认识。玫瑰跟她认识时,偷偷瞥了我一眼。我不敢正视玫瑰的眼睛。我觉得自个儿很卑鄙无耻,很不高尚,玫瑰是那么安静温顺,心地善良,我虽不喜欢她,可也不能这样给她伤害,让她无地自容,羞愧难当啊,想一想,我真不是玩意儿!
 
  临了,我俩还是搬了过来。老K又张罗着要了几个菜。席间,老K热情洋溢,对她照顾备至,虚伪得天衣无缝。小媳妇也乐呵呵的,笑个不停。玫瑰也在笑,可我能看出来,她笑得很牵强,很难受。我与玫瑰眼神碰撞了几次,每次,我都忐忑不安,心慌意乱,我觉得我快哭了。她跟老K东拉西扯,拉着拉着,扯着扯着,竟又扯到了诗上。这么一来,老K的兴致来了,老K的兴致一来,我立刻饱了。老K大谈后现代诗歌,眉飞色舞,口水飞溅,我则望着一盘接一盘端上来的菜,还有那碗热气腾腾的麻辣烫,一点食欲没有。不光没食欲,我还有点昏昏欲睡。
 
  她一边躲闪老K密集的唾沫星,一边专心听其瞎扯淡,还不时插几句。小媳妇跟玫瑰一口一口吃菜,一口一口喝水,根本不拿老K的阔论当回事。一阵浓浓的困意袭来,我禁不住想打个哈欠。我瞅瞅老K,其恰巧正朝我笑。无奈,我扎下头,佯装找东西,朝桌下打。扎着头打,打得我很不畅快,感觉像是岔了气,我赶忙灌了点水。她被老K给彻底蒙住了,正如我们都曾经历过的一样。我隔一会儿催她一次,隔一会儿催她一次,她才总算动了动筷子,吃了几口。
 
  我掏出烟,给老K一根,自己也点上。刚抽没几口,我手机响了。看看来电,是姐姐。我心里一阵温暖,姐姐还记挂着我啊。我拍拍她,说出去接个电话。她点点头。我接通,快步往外走。
 
  “在哪呢,这么吵?”姐姐问。
 
  “饭馆。”我笑。
 
  我推门出来。
 
  “现在不吵了吧?”
 
  “好多了。”姐姐语气温柔。
 
  路灯在模糊的夜色中闪耀,大大小小的地摊在街道两侧肆意蔓延,朝气蓬勃。我抽了口烟。
 
  “吃饭了吗?”我问。
 
  “正吃着呢。”
 
  “一个人?”
 
  “想约你一块吃,可你有时间吗?”姐姐逗我。
 
  我笑。
 
  天空一会儿漆黑,一会儿橘红。一只花斑狗摇摇晃晃从旁边走过,摇摇晃晃的狗尾巴上,挂着一簇摇摇晃晃的狗尾巴草。
 
  “跟小姑娘在一起吧?”
 
  “吃醋了吗?”我嘿嘿笑。
 
  “吃了,怎么啦,”姐姐也笑,“愿意,管得着吗,你?”
 
  我边跟姐姐说话,边蹬身旁的小杨树,蹬一下,又蹬一下。
 
 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2002-2017 AB模版网 版权所有
联系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